真砂

なんてね 嘘だよ さよなら。

实名吹爆影法师太太这是个什么神仙画图这么好看磕爆萨老师太太画风贼棒今天冬祭公布的orchestra封面图也是太太画的这个音乐会的图我吹爆(甚至怀疑官方看了太太萨莫的本子我先倒地安详死去一会

【GGAD】The rose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种子沐浴着阳光的爱,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冬去春来,一朵玫瑰,娇艳盛开

 

 

格林德沃在囚室中醒来.

 
黑夜吐出腐臭的呼吸笼罩在他身上,蒙蔽他的眼睛,他看不见黑石块上狭窄的缝隙,只能用手扶着墙壁向另一侧缓慢移动,他依靠墙上的划痕来辨别方向,一开始他用这计算年月,而后守卫间断扔进来的预言家日报让这失去了意义。他一边咒骂他所建造的监狱的看守是多么松懈,一边漫不经心的扫过那些有用的或者没用的消息,半瞎的眼睛阅读文字有些困难,长时间的黑暗...

和基友聊天开了个沙雕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

【芥敦】もしもの日


妖怪设定,两人交往中,中岛敦不知道怎的变成了小孩子,丢了记忆,被太宰治临时托付给芥川照顾。

一个超级傻白甜的敦

天已经暗了,雪也并不是积的很高,薄薄的堆在外面,靠着外面的雪光,中岛敦的被子离芥川越来越近,他本来就怕冷,这种隔着帘子能看见一片雪白的天气更是用棉被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瑟缩着往芥川的身边钻,芥川被他烦得要命,想伸手去推他也没什么力气,反而被中岛敦一下子握住了手腕。他昨晚守岁没睡,白天又被中岛敦粘着出门折腾的够呛,回来简单的洗漱之后就躺床上不肯动了,中岛敦把毛茸茸的一头白发在他脖子一边围蹭,芥川勉强睁眼,感觉自己养了一只饿肚子的猫。

“烦死了,人虎,再不去睡觉就明天切了你泡酒。”...

不是我真的摸不着头脑???我听着哒宰的角色歌单抽中也???
这什么绝美的爱情故事???

Emmmmmmm对着中也的立牌抽了个哒宰出来(摸不着头脑???

Saw it coming

他们各怀心事的碰杯,漂浮着的冰块发出咔啦一声脆响撞碎在泡沫里。琥珀色闪着金光的酒液,肮脏的茶杯里浸湿的烟蒂,中原中也起身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大衣抖了抖仿佛要抖落两个钟头的污浊空气似的,太宰在他身后放下杯子,他用手撑着下巴说中也不再陪我会吗之后发生的事情会比这糟糕百倍的,他那种撒娇中带着调笑的口吻让中原中也背后泛起一种极不舒服的凉气,他没理会太宰的警告,径直朝门口走去。

【敦芥】今晩はお月さん

一个段子(

 

 

 

 

芥川在廊下等了好一会,才听见有钝钝的脚步声穿过庭院,由远到近来到他身旁。

 

月亮刚刚从东边升起来,没有烟霞遮断的澄澈的天空,映的庭下的积水像被敲碎了的水晶似的,中岛敦正是披着这一地的月光进来,青朽叶的唐衣还带着皱褶,他气喘吁吁的理好衣裳在芥川身边跪坐下,看着芥川摆在一旁漆盘里的白瓷瓶子满眼期待。

 

“人虎,你来迟了。”

 

闻言中岛敦有些羞愧的垂下了脑袋,他前日里和芥川约好的是黄昏时候,太阳刚隐没不见,月亮还未升起,今天他半路上又折回去取忘了的食盒,还因为白日里的事挨了国...

表演一个原地去世
发出了氪金的声音

【敦芥】银河铁道之夜<上>

一个童话(

原梗来自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记忆中和往日一样沿着河川前行,黄昏的街道上行人渐渐稀少起来,他在和什么人分别之后走到了这里,离着预定的轨迹越来越远,从这里望去,青烟一样微弱的火焰从河岸燃起,那火焰既寂静又冰凉,黑夜比想象中更快速的到来,天幕无声的下降,又因为挂起的星星明亮起来。

 

 皎白到几乎透明的月亮在云朵里浮浮沉沉,周围漂浮着一片发光的颗粒,遥远的天之河由远到近的贯穿着。他想起黑色的巨大星座图,那是一条自上而下朦胧一片的白色地带,有人说像河流,也有人说像牛奶流过的痕迹,远处是朦胧可见的桥和冰冷的...

© 真砂 | Powered by LOFTER